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空山坝战役:红四粉碎敌三路围攻 俘敌5000人

时间:2017-03-13 01:19:44        来源:环球网军事

"战区联指命令我集团军立即由三级战备转入一级战备……各部队于××时××分完成战备转级……首先占领进攻出发阵地,歼灭突入大巴山一线冒犯之敌……"

2015年伊始,四川巴中地区。某集团军部队到此冬训拉练、对抗演练。"通南巴"是川北通江、南江、巴中的简称,横跨川陕、控要汉蜀,曾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1932年至1935年,红四方面军在此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为全国第二大苏区,有名的空山坝大捷也发生在这里。集团军的前身即为红四方面军73师。作为红军的后代,老战场、新战力,此次拉练既是给先辈们的实兵汇报,又是真正意义上的寻根之旅。

空山坝战役:红四粉碎敌三路围攻 俘敌5000人

时值三九隆冬,高山地区天气冰冻刺骨。大巴山夹皮沟里的凄风冷雨、冰雪稀泥,给野营和演练设置了符合实战化的环境难度。

虽然每天超过30公里的高强度徒步拉练近年少有,但是年轻战士们的热情却是豪气冲天。这片前辈战斗过的热土,让大家平添使命感和表现欲,你追我赶,有股拦都拦不住的虎劲儿。各部队白天参观旧址、祭奠先烈,夜间持续行军、露营山间。风里来雨里去,几天过后,同志们满脚的泡挑了长、长了挑,但个个疲倦的脸上却洋溢着继承革命先烈的豪气和参与近似实战的激情。

特战旅,特战三营八连。战士李彦召的身上肩上,背囊、帐篷、个人战斗装具、轻武器……加在一起少说也有30公斤负重。李彦召是名老兵,曾参加爱沙尼亚猎人学校训练,也参加过国际侦察兵比武,早已练得"钢筋铁骨",拉练的这点运动量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阴冷的天气,每天露宿山野,有些多少不适应。"打开单兵帐篷,里面可以倒出水来,背囊里的被褥稍好一些,但也湿乎乎的。"我们旅所有干部战士包括旅长政委,除了驾驶员有时可以住车上以外,其他人都只能住单兵帐篷,不能住民房、班用帐篷──谁让咱是特战兵呢!"李彦召经常以他"新质战斗力"的"资格"向战友们炫耀。

空山坝战役:红四粉碎敌三路围攻 俘敌5000人

中路纵队的行军途中,某师炮兵团新战士王乾龙一瘸一拐、吃力地跟在队伍后面,两名老兵护其左右,看到团政委站在路旁边,他非常不好意思,像是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

"雄起!雄起!我能跟上……"王乾龙用刚学会的重庆话自我加压。他来自广东,入伍不到半年,刚下连队,瘦得像根麻秆,头次遇到这么湿冷的天气,疲惫茫然的眼神更多显现了对自己不争气的自责,声音像是要哭出来:"都怪我!其实……我的体能本来不错……"团政委对他鼓励地笑笑,心里很明白:熬过这一年的"打磨期",王乾龙就"雄起"了。

凌晨三点半,帐篷顶上冰雨淅沥,有如金铁皆鸣之声,仿佛一下子把时光拉回到80年前的通江。那时,这里只是一个有着23万人口的小县,却有近5万人参加红军,其中超过2万人牺牲──10个人当中就有1人为革命死去。1932年12月,也是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一支衣衫褴褛但意志坚定的队伍,人数不过1.5万人,从鄂豫皖辗转陕南,从川陕交界的两河口打进大巴山的南江,他们就是红四方面军。经过短短两年多艰苦卓绝的斗争,在"通南巴"人民的竭力支持下,红四方面军以1.5万人击退川军6万余众,成功取得反"三路围攻""六路围攻"等一系列战役战斗胜利,在中国革命史上创建了风生水起的川陕革命根据地。那么部队今天千里迢迢,到红区造访演练,究竟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