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致敬老兵 > 正文

解放军卫生兵忆:伤员伤口溃烂 恶心不想吃饭

时间:2017-03-13 01:14:36        来源:环球网军事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为了抢夺胜利果实,动用几十百军队侵占全国的各个城市,并疯狂地向山东大举进攻。山东军民全体动员和敌人展开了拉锯战,莱芜战役、淮海战役获得重大胜利,胶东、潍坊、青岛、济南等地相继解放。

我因为解放事业的需要,于1946年8月1日参军,分配到山东军区滨北军分区后勤卫生训练队学习。初驻诸城县城内,因敌人进攻我们转移到五莲山下大榆林村。学期一年,学习到八个月的时候,由于各个战场的伤员一批批转运下来,我们提前毕业分配到各医疗所。我分到滨北军分区医疗二所,所部驻诸城桃园村,五月就收容莱芜战场下来的伤员(已在战场上初步包扎)160名。一个村住不下,我们护士三班带50个伤员住到马虎关村。

解放军卫生兵忆:伤员伤口溃烂 恶心不想吃饭

那些伤员一个个缺胳臂少腿,有的头盖骨被炮弹炸掉,这对于我们这些刚刚从家里出来的十六七岁小姑娘来说,真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害怕极了,有的都不敢进病房。换药时,看见那鲜红的血肉、露着白色骨头的伤口,拿着镊子的手直打颤,不敢下手。尤其每星期给重伤员洗澡,他们都脱的光光的,没结婚的女孩子害怕、害羞,大一点的女同志都不愿意去,就叫我们这些小女孩去做。这些伤员在我们的精心治疗、护理下陆续出院、归队、复员(回家)。

解放军卫生兵忆:伤员伤口溃烂 恶心不想吃饭

此时,解放潍县的战斗又打响了,正逢最炎热的夏季,一批(200名)伤员又来到我们所。虽然他们在战场上经过了初步包扎,但从潍县到我们驻地圈圈绕绕也要一百多里路(担架走的又慢),要2-3天的时间,伤口都招了蛆。伤员都想尽快换药,可是谁先谁后呢?只有找指导员去做工作。经过说服稳定了伤员的情绪,首先住下,吃饭,然后再分组按秩序换药,我们从晚饭后一直忙了一个通宵才换完。我们的鼻子、眼圈叫煤油灯熏的糊黑,一脱工作服两只袖子处爬上去的蛆直往下掉,后背的衣服都叫汗水湿透了,恶心的一点饭也吃不下去。